168灯具网

非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非洲 > 走出东非 肯尼亚、坦桑尼亚游猎记(上)

走出东非 肯尼亚、坦桑尼亚游猎记(上)

自从了解到东非动物大迁徙乃为东非大草原上绕顺时针运动的一台巨大的割草机,而这台割草机全年都在运转这一事实后,我也抛弃了那种一定要在7、8月份去肯尼亚观看“马拉河之渡”的执念(主要是因为太贵)。

放眼全年,发现4、5月作为当地的雨季,无论住宿还是机票的平均收费都较全年便宜许多。而雨季也并非日日倾盆大雨,反而会令空气清新不少,遂决定,朝向往已久的东非进发。

走出东非 肯尼亚、坦桑尼亚游猎记(上)

准备篇

机票:一个好的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所以行前充分的准备及合理地规避风险几乎决定了整个旅行的成败。由于提前3个多月开始准备,我们赶上了阿联酋航空上半年度的优惠,从香港出发经迪拜转机到内罗毕(肯尼亚首都),总共才6000-7000港币。

摄影器材:另一项大资本支出便是摄影器材和望远镜,但具体器械质量和数量要求视乎个人。毕竟机会难得,面对众多原生态野生动物,还有当地的东非各民族土著人,远近高低又各不相同,总得抓紧时机一一记录下来吧。

鉴于笔者已有一台单反相机,焦距却不够长,所以拍人尚可,拍远处的动物可能效果欠佳,同时考虑到想以轻装上阵为主,所以最后购买了60X放大倍数的轻便型望远镜,以及可放大60X的普通相机。

整个行程笔者的脖子上一直挂着望远镜和一台相机,另一台相机放在身旁随时待命,所以自我感觉不错。当然,一路上也有很多经验老道的游客用沙袋和三脚架支撑专业长焦摄影器材进行拍摄。

拿到相机后,建议大家在出发前先抽空对着远景练习一下,以避免因手慢而错失良机的拍摄悲剧。我本人就在公司对着窗外远景历练了一番,感觉可以从自己的手感、位置和照片效果,预判出在游猎过程中远距离拍摄的大致情境。

疫苗:非洲的公共卫生和疾病传播一向令人担忧。建议大家出发前向所在地的医疗卫生机构咨询,需要进行什么样的疫苗注射。

我个人询问的医生恰好曾经去过非洲几次,因此她的建议是首次入非洲前须打黄热病疫苗,得到终生有效的证书,并建议(非强制)注射甲肝乙肝疫苗和小儿麻痹(脊髓灰质炎)疫苗,同时出发前后口服抗疟疾药物。

此外,还建议购买DEET浓度达到35%的防蚊霜,以抵抗当地蚊虫的叮扰。但其实防蚊霜只能防蚊,笔者在非洲几天,蚊子没见到,倒是妥妥地被苍蝇咬了,咬的瞬间似针刺,但我们的司机只轻轻说了句,没毒的,别怕。我:……

行程安排:其实是准备过程中最省力的部分。我们打算由肯尼亚马赛马拉草原开始,进入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公园,最后看一眼乞力马扎罗山,再返回肯尼亚。因此,找到一间有信誉的游猎机构,预订当地食宿和旅程安排的任务几乎就完成了。

经过几天的比较,查阅了TripAdvisor,Booking及Lonely Planet等多家评级网站,最后锁定一家排名前十的WildTrek公司,从我们下机的那一刻开始,到上机回港的那一刻结束,所有的食住行,全部交给了它。

衣物药类:准备几套轻薄的游猎衣物即可,最好长袖长裤,颜色以浅色或近大自然色为上,比如军绿色和卡其色。

现金:由于需要将所有行程安排的费用预付给游猎公司,所以随身携带的现金(美金为上)基本上主要用来支付司机兼导游的小费,其余为你个人额外的消费支出。

如果有时间,强烈推荐大家在出发前熟读几遍英文版东非动植物图鉴,不然就是面对你喜爱的动植物,也是个睁眼瞎,这样就大大削弱了你游猎活动的乐趣。

由于当地司机兼向导通用英语和斯瓦西里语,而大部分国人听不懂后者,所以能够听懂并读懂英语图鉴里的重点动植物名词,在游猎旅程中显得至关重要。

走出东非 肯尼亚、坦桑尼亚游猎记(上)

内罗毕初印象

我们一行四人从香港出发,经迪拜转机前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阿联酋航空的服务质量还可以,全程无功无过。当地时间晚上9点多,飞机降落内罗毕机场。

刚走下机舱,迎面见到一架荷航的空中巨无霸A380,双层四引擎。也不知是从何处飞来肯尼亚,据说可载800多名乘客,让我们一饱眼福。

然而内罗毕机场却极其简陋,虽然事先已办好肯尼亚旅游签证,却没料到入境队伍远远长过一旁落地签的队伍,而持中国护照是能够落地签的,但已有旅游签证不得转往落地签队伍,因此构成了实实在在的一次打脸活动。

放眼整个内罗毕机场,有一种置身停车场的错觉,直到接机小哥告诉我们那里果然就是个停车场,而原本的机场出境大厅由于某些事故原因仍在修缮。

来到肯尼亚之前,肯尼亚与索马里边境刚发生一起大学校园恶性枪击案,而此刻内罗毕的街头却显得格外安详静谧。我们问了司机艾伦对于此地安全问题的看法,这个看上去40岁出头的中年男人骄傲地扬了扬头:我从小开始就一直觉得内罗毕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到现在也从未改变。

然而,当看到我们下榻的五星级酒店大门外戒备森严,门卫持重枪把守,我仍然觉得关于肯尼亚危险警告的传言却也并非空穴来风。

无论如何,我们终于到达魂牵梦萦的非洲。内罗毕市中心在夜晚亦如全球其他大城市一般,灯火通明,最惯常见到的汇丰、花旗等跨国银行的标志悬挂于大厦顶端,错觉自己置身于任何一个大都会。

而事实上,脚下这片地球上最古老的大陆,面积几乎能容纳下中国、美国、印度、日本和整个欧洲。踏上如此广袤无垠的土地,望着夜空中亘古不变的明月,我感到深深迷醉——第一次呼吸到非洲的空气啊,非洲,我来了!

走出东非 肯尼亚、坦桑尼亚游猎记(上)

去往马赛马拉

一大早,司机艾伦大叔便开车出现在门口,队友打量了下这辆马上要载我们进行两天游猎活动的吉普车,说是由陆地巡洋舰改装的,我们几个对车一窍不通的人也不置可否,懵懵懂懂地上了车。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