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灯具网

综艺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综艺 > 要命的综艺

要命的综艺

要命的综艺

要命的综艺

  昨天,一股悲痛又愤怒的情绪在朋友圈蔓延。演员高以翔在录制《追我吧》节目时不幸猝亡,引发热议。为了抢收视率,各类综艺是各显神通。吃魔鬼辣椒、蹦极、飞檐走壁等噱头层出不穷,但对艺人人身保障却“不及格”。

  在怒斥综艺盲目竞技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反思,如何才能让高以翔的悲剧不再重演。

  11月27日,演员高以翔在录制综艺节目《追我吧》时心脏骤停,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年仅35岁。在高以翔猝亡的悲剧发生后,综艺行业的录制规范、艺人的健康等话题也成为网友热议焦点。就在一天前,高以翔还在微博上为其主演的电视剧《彩虹的重力》宣传,高以翔表示:“感谢大家对季篁的支持,希望能让大家看到更多精彩的角色。”这条微博动态也成为了高以翔最后一次与公众的对话。

  据记者了解,高以翔此次是在宁波录制综艺节目《追我吧》,据网友晒出的现场图片显示,当时忽然晕倒在地的高以翔,在做了心肺复苏之后就被送往医院。在曝光的部分录制现场图中,一同参与录制的陈伟霆双手合十祈祷,黄景瑜、辰亦儒也在一旁焦急等待。27日上午,潇湘晨报记者尝试联系浙江卫视相关工作人员,以及高以翔方的相关工作人员,但对方始终没有接听电话。27日晚,相关媒体报道称,该节目组已结束录制。

  演员高以翔,原名曹志翔,1984年9月22日出生于台湾省台北市,华语影视男演员、模特,凭借《遇见王沥川》《女人不坏》等作品获得观众认可和好评。得知高以翔去世的噩耗后,圈内不少艺人发声哀悼。曾与高以翔合作《遇见王沥川》的焦俊艳表示:“因为你演活了王沥川,我才相信了我是谢小秋,很庆幸能和你一起完成这部优秀的作品,很庆幸能认识一个如此温暖可爱的人。就像小秋以为沥川其实没有离开,他只是在另一个城市好好生活。以翔同学,在另一个世界,你要继续做你的慢性子。”

  2016年在宣传电影《最萌身高差》时,潇湘晨报记者曾对高以翔有过一次简短采访。采访中高以翔也聊到了自己的生活态度,他曾表示:“很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希望将来有两三个孩子,陪伴他们一起长大,人生很短暂,希望自己好好去享受……”悲伤的事还是就这样发生了,但愿高以翔在天堂依然能带着温暖的微笑。

  反思

  为了噱头上马高难度,综艺节目比拼风气几时休

  导演徐峥在悼念微博中直言:“所有的年轻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爱护自己,千万不要拼命啊。节目的安全防范意识也太差了,绝对要负责任。”这条将矛头对准节目组的微博,也被网友顶上了热搜。

  生命无法挽回,但生者确实有必要反思,首先应该就是《追我吧》。这档由浙江卫视推出的夜景追跑竞技节目,由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宋祖儿等担任常驻MC“追我家族”,此次高以翔则是以飞行嘉宾身份与“追我家族”对抗。

  据记者了解,这档节目中设置的许多挑战环节难度都高于一般竞技类综艺,像梅花桩、平衡滚筒、70米爬楼等项目,对艺人来说,要完成难度可不小。记者也从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之前听说像李小鹏、邹市明等专业运动员出身的嘉宾在录制时,也一度感觉体力透支,还需要吸氧”。

  作为常驻嘉宾的陈伟霆,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吐槽过《追我吧》的强度,每次收工回到酒店都要到早上六七点,坦言自己一直喜欢运动,但也受不了那样的强度。

  对于一档综艺节目而言,为了节目的观赏性,增加一些挑战类项目可以接受,但确实没有必要过分强调难度和挑战。该知情人士透露,其实也不仅是《追我吧》,近年来,国内不少户外综艺节目都存在以高难度挑战项目,来增加节目关注度的内容,“这应该是一个综艺业态的发展误区,还是希望大家通过高以翔的离世,重新正视这个问题”。

  揭露

  昼夜颠倒开工,艺人人身保障却“不及格”

  不仅是节目内容,在录制时间的选择和周期安排上,很多节目都存在问题。“这次的《追我吧》就是选择凌晨录制的,嘉宾、工作人员几乎都是高强度作业,颠覆作息时间的工作,也是导致意外发生的一个因素。”综艺制作团队资深导演郑女士表示,很多节目选择晚间录制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户外录制很容易引发群众围观,容易导致意外事件,所以只能选择晚上录”。

  郑女士坦言,即使是深夜录制,节目组也要提高工作效率,减低工作强度,“不要让艺人、工作人员的工作时间过长,虽然大家都希望呈现一档好的节目,但前提还是要保障大家的生命健康和安全”。

  “高以翔的离世,也必须让行业反思在日常管理、医疗保障方面是否存在问题隐患。”资深节目制片人高波表示,综艺节目组都必须与艺人嘉宾签订保障合同和保险等事宜,“不仅是单纯的意外保险,应该是对涉及具体的游戏项目,会有不同的保险。比如,有潜水项目的买潜水保险,跳伞类的需要买高空险等”。高波透露,行业内并不是所有的节目都自觉为艺人买各种细分的保险。2016年,演员陈楚河在录制江苏卫视节目《非凡搭档》时,意外受伤导致演艺工作停工,节目组发文将协助艺人处理后续事宜,但随后就被爆出,陈楚河与节目制作方沟通保险以及后续理赔事宜时碰壁。“这次的《追我吧》节目,为艺人提供怎样的保障合同与保险,暂时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为艺人提供完善的后勤、人身安全保障,是一个节目组必须履行的义务,希望那些抱着侥幸心理的节目组赶紧警醒起来。”

  预测

  户外综艺恐面临严格整肃洗牌

  “随着高以翔的去世受到全民关注,类似于《追我吧》这类的户外竞技综艺恐将面临严格的整肃洗牌。”高波表示,近年来,国内综艺市场发展迅速,门类形式越来越多,而以展现艺人嘉宾户外竞技与身体素质的综艺也是比较火的类型之一,“像《奔跑吧》《极速前进》《追我吧》等,都强调嘉宾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安排了不少高强度的游戏项目”。

  此次《追我吧》出现嘉宾意外猝亡事件,显然会让这个节目类型面临困境,《追我吧》节目的未来“前途未卜”,“不出意外,有关部门应该会开始排查同类节目的内容、录制环节等,虽然无法在每一个细节上把控,但同类节目肯定会面临严格的整肃洗牌”。(记者周诗浩)

(责编:唐李晗、罗帅)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