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灯具网

时装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时装 > 庙语万花筒:九年倾力打造,广府庙会“领秀”文化融合与传承

庙语万花筒:九年倾力打造,广府庙会“领秀”文化融合与传承

文化是人类的灵魂。那么,不论时代如何更迭,在骨血深处,总会有文化寻根的呼唤。
就在眼下,有着2千多年历史,全球1.2亿人口为群众基础的广府文化 ,正在其发源地——广州越秀,迅速回归并焕发新的生机。以“广府统领,兼容并蓄;传统风采,现代气息;政府搭台,民间唱戏”为理念的“广府庙会”已经连续九届精彩上演,成为全国性的文化展示和交流平台。而在台上“唱戏”的,正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角色。TA们或为广府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做出努力,或为世界性的文化融合竭力推广,又或者在幕后出谋划策……在这些人心中,广府庙会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在收集了众多人物,将独像组成群像后,我们再一次从生动的人物故事中走进广府庙会。
广府庙会,是传统文化复苏和展示的平台
很多东西,会被淡忘,但不会被遗弃,它们重回大众视野,只需要一个契机和平台。


广彩,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而对于74岁的许恩福来说,广彩是他坚守了56年的“执着”。1962年,许恩福开始从事广彩艺术,师从行内著名的“四大天王”之一“鸡王”欧立勤,如今他已经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广彩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评审专家,“传承广州文化的100双手”之一。

庙语万花筒:九年倾力打造,广府庙会“领秀”文化融合与传承

广彩非遗传承人许珺茹、许恩福

从第一届广府庙会开始至今,9年里,许恩福和他的广彩就从没缺席过。“之前确实很多人不了解广彩,而借助庙会这个台,可以让我们这些手艺人与普通百姓面对面,或者让专家、业内人士近距离的向市民科谱广府文化。” 他坦承,随着庙会影响力的提升,广彩在普罗大众心中的认知度也在提高。“借助这个平台,广彩也开始进入社区、学校。” 现在不仅是许恩福带着女儿许珺茹一起做广彩,也吸引了些年轻力量加入。“我们有一个90后在这里工作,已经6年了,还是个男孩子,非常难得!”
通草画亦称外销通草水彩画、通纸画,是诞生在广州本土的中国外销画,被誉为“具浓浓广味的广州明信片”。然而,当2013年,苏昕带着通草画来到第三届广府庙会时,问卷调查却显示,这个曾被英国维多利亚女皇、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视若拱璧的文化珍品,在广州人心中的认识度只有3%!
据苏昕介绍,通草画与很多其他的广府非遗项目不同,它的传承方式不是师徒也不是家族而是大众传承。因此在历史长河中,它有过消弭的过程。它的复建和传播,需要专家的力量,需要团队的力量,也需要有公众的平台,而广府庙会正是再合适不过的平台了。“通过广府庙会,我们直接与市民、年轻人和学生接触,到 2015年再次做问卷调查时,通草画的认识度已经提升到90%!”

庙语万花筒:九年倾力打造,广府庙会“领秀”文化融合与传承

通草画非遗传承人苏昕

其实从第三届开始,广府庙会就已然成为 岭南“非遗”文化和民间工艺的展示窗口。在每一届活动中,设于中山四路骑楼下的“非遗”展示区都人满为患,“非遗”及民间手工艺摊档更是引来了八方游人驻足围观。那些被大众忽略甚至遗忘的,可以展现广府特色的传统手工艺项目,正在借助广府庙会这一平台,重获关注。
广府庙会,是传统文化传承和推广的平台
岭南古琴的渊源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南越王墓出土的琴轸和弹琴陶俑等文物中便能给于印证。传承人区君虹,是岭南琴派古琴一代宗师杨新伦先生的入室弟子。2月20日,第九届广府庙会的第二天,区君虹正在配合电视台拍纪录片,而在展示摊位上忙前忙后的,是他的儿子区宏山。

庙语万花筒:九年倾力打造,广府庙会“领秀”文化融合与传承

古琴艺术岭南派传承人 区宏山

琴声伴着他长大,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成为“事业”却是从十年前开始的。据区宏山介绍,他就读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文专业,后面看到了传统文化的复兴以及家族的需要,他才决定在文化回归的浪潮中搏击奋前,去实现新的自我价值。随着这几年的成长,如今区宏山已经能和父亲一同撑起岭南古琴传承的重任。“这是我第九次参加庙会。这个平台对于古琴的宣传作用很大,如果没有这个窗口,我们很难向大众去传播,更别提让大家接受和加入我们。”

“广式红木宫灯”发展于明朝郑和下西洋时期,至今已有六百年的历史。明朝时期,广州就将这种宫灯进贡上京城供皇家贵族使用。如今,随着新派传承人的登场,更多的新工艺新元素被应用,宫灯也从单纯的历史性、收藏性、欣赏性向装饰性及实用性发展,走出帝苑深宫,走进寻常百姓家。
卢碧瑶是省级非遗红木宫灯代表性传承人罗昭亮的孙女。结束学业之后,她即刻投身到家族事业中。“我从小接触这门手艺,把当它作使命,而不是工作。这么精美传统的手艺,不能在我这一代失传”。年轻人更懂同龄人的想法,据卢碧瑶介绍,近几年,随着技术的革新,除了制做方法的提升,她也在致力推动新式宫灯的面世。“比如在灯画上,传统灯画是以山水、花鸟以及仕女为主。但现在的年轻人,很喜欢小动物、动漫游戏人物等 ,因此我们也在往这方面创新。”
从第一届广府庙会开始,卢碧瑶就和爷爷、母亲一同参加了。“只要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有广府庙会的存在,也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广式红木宫灯的存在。”她说,很多市民每年都会来这里了解传统工艺,特别是一些老人家,会带着孩子过来。一些学校的老师也会带着学生们过来。而借助庙会平台的推广,很多学校开始邀请她们进去开课。“广式红木宫灯已经走出了家族,走向了校园,走向了社会。”

其实,为了将非遗推向更广的范围,四年前,广府庙会就推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创意设计大赛”,以推动广府非遗与商品流通的融合,营造活态传承新格局。据悉,今年的第四届大赛共征集了作品325件,并首次收到了港澳同胞非遗项目传承人的作品,为大湾区非遗的展示交流、教育研究探路,营造活态传承新格局。
广府庙会,是传统文化接地气和走向国际的平台
文化能展示于方寸舞台,更应浩瀚于天地。它能走近市民,更能传播海外。在创新的趋动下,广府庙会以多种形式,让高雅的文化下沉落地,让更多市民特别是年轻人易于接受。也让极具广府特色的中国符号,在文化交流共融中走向国际。
如果你在今年的庙会期间去到北京路,不仅能看千年古道遗址,还能把它“吃进嘴里”。本届广府庙会专门推出了2000个限量的“千年古cake”,其灵感正是源于五朝11 层的千年古道。《老广新游》是一本文化绘本,据其总策划王大欣介绍,该画本以广州历史文化为主要内容,当书籍更新到北京路千年古道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层层的古道非常像蛋糕。那么能不能通过一种新颖的方式去推广历史文化呢?在区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以及跨界合作下,“千年古cake”诞生了。
“广府庙会一直在往年轻化方向走。但创新不能硬来,一定要找到更能让年轻人接受的方式。” 王大欣认为,千年古cake就是一个成功的文化融合的案例。“效果非常好!很多人过来买蛋糕或者来拍照。” 王大欣参加过很多届庙会,据他的观察了,这几年年轻游客的数量一直在飙升。
“广府庙会的形式越来越年轻化和多样化!”动画导演、连载漫画家、《喜羊羊与灰太狼》原创者之一的黄伟明表示,广州的文化底蕴很深,本土文化应该被更多的年轻人去了解和热爱,而广府庙会正在发挥这样的作用。“现在,你可以在广府庙会上看到很多年轻人喜欢的动漫元素,比如用漫画的方式去呈现粤剧的形象。这种方式更贴近年轻人的生活,同时也能促进年轻人在文化创作的选题上,更加关注本土的文化故事,用这些故事创造更多更好的作品。”
官方统计显示,上届参加广府庙会的人群中,45岁以下的几乎占到了80%。其实不仅是年轻人开始喜欢逛庙会,也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前来体会老广的节日庆典。来自印度的广大留学生Syed Qasim Rizvi 每年都会逛庙会,热热闹闹的表演让他体会到了中国独有的年味。而在今年,广府庙会组委会成员越秀区旅游局首次与南湖国旅合作,推出一条以外国留学生、在穗过节的外国友人为主的“HELLO越秀 外国友人游庙会”定制线路,让外国友人跟随专业导赏员的脚步,融入热情的节日氛围。来自俄罗斯的瓦夏就是其中一员,他还首次参加了本届庙会的开幕式。已经来广州10年的他,一下子就被精彩的粤剧表演深深吸引。

庙语万花筒:九年倾力打造,广府庙会“领秀”文化融合与传承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