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灯具网

看点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看点 > 跨省卖淫团伙被端 嫌疑人假谈恋爱引女孩上钩

跨省卖淫团伙被端 嫌疑人假谈恋爱引女孩上钩

  原标题:跨省卖淫团伙被端 嫌疑人假谈恋爱引女孩上钩

  他们打着谈恋爱的幌子,把女孩从外地引诱至湖北十堰,再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大肆招嫖。近日,湖北省十堰市东岳公安分局对外通报,警方经长达半年的调查和走访,成功打掉一个跨省卖淫团伙。经十堰市茅箭区检察院批准,涉案的8名嫌疑人已全部被批准逮捕。

  雷霆出击 成功端掉两个色情窝点

  2018年5月份以来,十堰市公安局接到市民举报,经常有人在宾馆、旅店派送一些色情卡片,或者手机上会莫名收到言语露骨、衣着暴露的微信信息。东岳公安分局“扫黑除恶”办公室立即成立专班,对该案进行秘密调查,查找可疑线索。

  经过多方排查和线索甄别,专案组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有着严密组织的卖淫团伙,他们长期租住在宾馆,出入有车辆接送,并且所有的招嫖流程和资金交易全部通过网络进行。而该团伙的主要组织者很少露面,都是利用手机、微信进行遥控指挥。

  6月2日,在前期扎实的调查基础上,专案组发现抓捕时机成熟,遂逐级向上级报告。6月4日凌晨,东岳公安分局调集60余名警力,在十堰市局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兵分两路,雷霆出击,将该团伙租住的两个宾馆团团包围,在前期侦查掌握的信息支撑下,民警将涉案的13名嫌疑人全部抓获。

  涉案人员到案后,专案组并没有发现该案的组织者吴某和骨干份子肖某等人,经过突审,该团伙成员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团伙成员供述,吴某在案发当天去了外地,侥幸躲过了民警的抓捕。专案组遂安排专人对吴某的行踪进行追查,并通过电话和其亲属劝其归案自首。6月13日,吴某到东岳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专案组乘胜追击,通过网上追逃、上门规劝等形式,截至9月底,该团伙4名骨干分子和陆某等11名违法人员全部落网。

  分工明确 “管理层”坐地收利

  根据涉案人员的供述,该团伙分工明确,管理模式呈金字塔形。吴某作为团伙的“老大”,也是金字塔的“塔尖”,所有的账目收入都汇集到他手中,并由吴某根据约定进行分成。在其下分别有客源寻找团队和失足女管理团队,分别负责寻找客源、人员接送,各成员之间各司其职,相互之间互不干涉,各取所需。

  据涉案人员交代,以肖某为首的几名键盘手平时会通过各种社交平台寻找附近的人,然后冒充女性发布一些露骨的图片,故意吸引男性聊天。如果有人上钩,他们就会把失足女的照片发给对方看,相互之间谈拢后,键盘手就会把对方的信息发给吴某,再由吴某来根据内容安排失足女,并安排车辆接送。有时候人手不够的时候,吴某会亲自出马。

  值得一提的是,该团伙在从事非法活动中,所有的账目来往绝大部分都是通过网络平台交易的,很少用现金。因此,每一笔收入第一时间都进入了吴某的腰包,之后,吴某再根据约定的分配方式分别给键盘手和失足女进行网上转账。而反侦察意识极强的吴某明确要求每次交易完毕后,立即删除所有的交易记录,并且成员之间相互的聊天和交易记录也定期清理。

  案发后,在外潜逃的吴某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打击,不仅删除了所有的手机交易信息,注销了微信和支付宝,而且还把之前用的手机都销毁了。为寻找有力证据,专案民警多次赴杭州和深圳,在支付宝和财付通等相关公司的协助下,民警在海量的信息中找到了该团伙的交易证据记录。

  恋爱为名 专门勾引涉事未深女孩

  “我真是太傻了,现在后悔死了,现在才明白,他们就是把我们当面了挣钱的工具。”在东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当说起自己的遭遇,失足女刘某悔不当初。

  刘某原在河南省淅川县某网吧当主管,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老乡宋某,两个处起了对象。在交往的过程中,宋某嫌刘某挣钱太少,便说带他到十堰做美容挣大钱。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刘某对宋某言听计从。

  到达十堰没几天,两人很快就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恰在此时,吴某带着田某出现了,他们说宋某欠他们的钱,要求还账。于是吴某就鼓动刘某去“出台”挣钱。看着男朋友落入窘境,刘某心软下来便答应了。之后,她每次出去挣的钱除了被吴某抽走一部分,其他的都给了宋某。而宋某每天就睡在宾馆里,心安理得地花着刘某挣来的钱。

  案发时,刘某依然还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情:“做这事情是我自己愿意的,男朋友没有钱,我挣钱给他花。”直到民警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吴某、宋某他们设下的圈套,包括当初逼宋某还钱,那也是提前策划好、演给她看的戏。而她口口声声所谓的爱情,只不过是宋某他们骗取失足女的一种手段。面对民警提供的种种证据,刘某这才相信自己原来是被利用了。

  和刘某一样,在该团伙的绝大部分失足女中,都是被人以谈恋爱、交朋友蒙蔽,一时误入了歧途。“以男女朋友关系为幌子,以感情为羁绊,这样能够她们心甘情愿地听我们的话。”到案后,宋某交代称。

  民警:别让青春在亲情缺失下沉沦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的失足女均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她们自幼成长在农村,都曾是留守儿童或遭遇家庭变故,成长过程中亲情缺失、教育不当。

  这些孩子之所以走上歧途,都或多或少与家庭教育不当有关。家庭在道德心理素质的养成中有重要作用。“问题少年”大多都是问题家庭和问题家长的牺牲品。家庭教育的失误或缺失往往导致孩子出现人格障碍,正是因为缺少家庭的关爱和教育,导致她们法律意识淡薄,身陷入混沌的江湖义气之中,直到案发,她们有的仍然沉醉在自己内心中构建的所谓爱情之中。处于青春之初的女孩子们在社交“爱情”的猛烈撞击下,所有的防备都揉碎在温柔的假象里。

  “分析这些失足少女和涉案人员,在他们的青春期都缺乏完整的家庭成员,一些家长只顾打工赚钱,对孩子关心不够,有的孩子一年只能见家长一面。有的是隔代教育,导致正确的家庭教育缺位,再加上社交网络缺少监督,缺少人生价值观的教育,最终导致这些孩子走向了偏路。”东岳公安分局副局长徐波介绍。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叶婉 通讯员 朱晓慧 唐文君)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