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灯具网

新股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新股 > 年终盘点IPO:55%的过审率创四年来最低 原因是啥?

年终盘点IPO:55%的过审率创四年来最低 原因是啥?

  导读:今年,IPO过会数量和融资金额相比往年逊色很多,根据记者统计,今年发审委过审率只有54.59%,创下近四年来的最低值。那么,这些被否企业有何特点?被否的原因又是什么?

  现象:今年过审率仅为54.59% 明显低于过去三年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12月16日,今年成功IPO的公司共有102家,融资金额为1357.2亿元。这一数据,创下了近四年来的新低。2015年,A股IPO企业共有223家,融资金额1576.39亿元;2016年,IPO企业有227家,融资金额1496.08亿元;2017年,IPO企业有438家,融资金额为2301.09亿元。可以发现,不管是IPO企业数量还是融资金额,相比过去三年的情况,今年显得逊色不少。

  而从今年发审委的情况来看,截至12月16日,今年发审委共审核了196家公司的首发申请,除了3家待表决外,107家首发通过,58家未通过,18家取消审核,还有10家暂缓表决,过审率约54.59%。

  这样的过审率,高还是低?我们来看看前几年的数据。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7年,发审委共审核了498家公司的首发申请,其中有380家首发通过,过审率约为76.31%;2016年,发审委审核275家公司首发申请,其中247家首发通过,过审率为89.82%;而2015年,过审率则为89%。

  可以发现,今年的过审率,也明显低于过去三年。

  分析:IPO被否的企业有什么特点?

  那么,这些IPO被否的企业有何特点?

  *广东省被否IPO数量名列前茅

  从所属省份来看,今年IPO被否的58家企业中,广东省共有14家,排名第一,其次有10家IPO被否企业属于北京,9家企业属于浙江。另外,江苏和上海两地,分别有6家、5家。

  可以发现,今年以来,东部省市IPO被否的数量较多。事实上,从过去三年的数据也可以发现,广东、浙江、江苏等地,IPO被否的企业数量一直名列前茅。

  而在2017年,浙江省IPO被否企业多达14家,在所有省份中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上海市,分别有10家企业,另外,江苏省有8家企业,重庆市则有5家企业,湖南和四川分别有4家企业。

  2016年,广东省IPO被否企业数量最多,共有5家,其次为北京,有3家企业,另外,吉林、江苏和四川分别有2家企业。

  而在2015年的15家IPO被否企业,分布省市较为平均,安徽、北京、广东、湖南、辽宁、山东、浙江等省市,分别有2家企业。

  *创业板、主板IPO被否数量相当

  根据wind数据统计,在今年IPO未通过的58家企业中,有26家拟登陆主板,6家拟登陆中小企业板,还有26家拟在创业板首发。可以发现,今年以来,创业板IPO被否企业与主板市场数量相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以来,创业板一直是IPO被否的“重灾区”。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7年,共有86家企业IPO被否,其中拟登陆创业板的企业多达43家,而拟登陆主板和中小板的企业则分别有30家和13家。而在2016年,拟登陆创业板的11家企业IPO被否,而主板和中小板则分别有4家和3家。而在2015年,尽管主板被否企业数量超过创业板,但主板IPO被否企业为7家,而创业板仅少了一家,为6家。

  有业内人士表示,创业板成IPO被否“重灾区”,主要是因为创业板的首发门槛相对较低,而在审核过程中不少企业因业绩、成长性等要求不达标而被否。

  *制造业“踩雷”几率较大

  根据wind数据统计,在今年IPO被否的58家企业中,属于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企业数量最多,共有9家,占比15.52%。紧随其后的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共有5家企业。另外,建筑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这两大行业分别有3家企业。

  除此之外,医药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纺织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以及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等6个行业分别有2家企业。

  而在2017年,在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共有14家企业被否,占全部被否企业的比重为16.28%,其次,专业设备制造业有9家企业被否,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则有7家企业被否。另外,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分别有6家企业被否。

  而2016年,在IPO未通过的18家企业中,有3家企业属于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数量在所有企业中排名第一,而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以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这4大行业则分别有2家企业被否。

  而2015年IPO被否的15家企业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有3家,而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则分别有2家。

  可以发现,制造业“踩雷”的几率比较大,特别是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以及专业设备制造业等。

  *招商证券保荐企业被否多达7家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58家企业IPO被否,除了上市公司高管倍感失落外,它们背后的承销商恐怕也是五味杂陈。

  根据本报记者统计,今年IPO被否的58家企业,背后共涉及28家券商,拟募资金额277.67亿元。假如按照6%的承销费用率计算,这28家券商错过了16.66亿元。

  其中,招商证券保荐的项目被否的数量最多,共有7家,紧随其后的是中信建投证券,共有6家保荐企业被否,排名第三的为兴业证券,共有5家保荐企业被否。另外,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分别有4家保荐企业被否。

  这一数据,相比过去三年则有一些变化。在2017年,保荐项目被否数量最多的为国金证券,共有8家,而广发证券则有6家保荐企业被否,申万宏源有5家,而中信证券、中德证券、兴业证券、海通证券、光大证券、安信证券等,分别有4家保荐企业被否。

  而在2016年,保荐项目被否数量较多的证券公司分别为安信证券、民生证券和国信证券,分别有3家、2家和2家。而2015年IPO被否的15家企业中,申万宏源证券、国海证券国元证券、华龙证券、华泰联合证券、华西证券等分别有家保荐企业。

  分析:企业IPO被否有哪些原因?

  根据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IPO被否的企业,主要基于以下原因:

  *持续盈利能力问题

  据了解,持续盈利能力问题,主要包括盈利来源集中、业绩大幅波动、盈利质量不高、经营模式重大变化、核心竞争力缺失、原材料供应受限等方面。

  根据本报记者统计,持续盈利能力问题,是今年IPO被否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中,包括银河世纪、国科恒泰、安联锐视、秦森园林、金房暖通节能等在内的33家企业均是由于盈利能力存疑、业绩下滑等原因被否。

  *业务规范运行问题

  据了解,规范运行问题,也是今年IPO被否的主要原因之一,包括内部控制、合法合规、资金占用、治理结构、资产权属等。

  根据本报记者统计,包括博睿宏远、国盛智能、明微电子、朝歌数码、新时空科技等在内的26家企业IPO被否,原因之一则是因为业务规范运行问题。

  *关联交易问题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