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灯具网

硕士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硕士 > 藏医药浴法成功申遗警惕被“滥用”

藏医药浴法成功申遗警惕被“滥用”

原标题:藏医药浴法成功申遗警惕被“滥用”

“‘编号01386’、‘2018年11月28日’、‘下午4点34分’、‘第13届’……现在,这些数字对于我们来说倍感亲切……”申遗专班组具体负责人、西藏自治区藏医院院长白玛央珍日前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北京藏医院藏医药浴法传承发展研讨会上感慨地说。

11月2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3届常会通过审议,批准中国申报的“藏医药浴法——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编号01386)”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消息一经爆出,便在国人中引起轰动。

藏医药浴法是什么?泡澡也能治病?申遗成功对藏医药以及相关产业的发展有何影响?如何防止藏医药浴被“滥用”?研讨会上专家们对“申遗热”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探讨。

藏药浴标准化研究亟待提速

“外热,内一定要冷!申遗成功会为藏医药产业的发展注入活力,也会引发一定范围内对藏医药的追捧热潮,但作为一线科研和临床人员一定要保持冷静。”北京藏医院医务处处长曹克刚认为,“当下最迫切的是要对藏医药浴法开展标准与规范研究,针对其优势病种,肯定疗效,规范标准,探讨机理,这些是做好传承和发展的根本,也是进一步推动其规模化、产业化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藏医药浴法,是藏医药传统外治疗法之一,是将全身或部分肢体浸泡于药物煮熬的水汁中,然后发汗,祛风散寒、化瘀活络,达到治病目的的一种疗法。

“具体来看,藏药浴乃至藏医药的标准化研究分为几个方面:针对风湿病、皮肤病、脑中风后遗症等优势病种开展临床疗效评价;加大基础研究,做好药液浓度、药液温度、药液体重比等关键参数的疗效评价,对传统依靠经验的药浴过程进行标准定量,加大藏药浴机制研究,尤其要从免疫学、药效学、毒理学等不同角度探索和明确藏药浴的作用机制;围绕藏药浴的临床应用,加快技术工艺的研究。包括藏药浴所用药材的质量标准研究,剂型改革和优化研究,药液制备过程的标准化研究,药浴治疗过程的自动控制研究,先进药浴设备的开发和研制等。”北京藏医院科教处处长角加才仁表示。

“为确保该遗产项目的存续力,增强传承活力,建议多部门联合制定《藏医药浴法》五年保护计划(2019—2023),突出标准化、规范化及人才培养等内容,实施协同保护与发展行动。”白玛央珍表示。

“目前藏医药的产业化水平还比较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非藏区人对它的了解不够,今后不仅要在国内进行藏医药宣传,更要促进藏医药国际发声,不断提升我们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让藏医药为国际所知,使得‘藏医药浴法’真正走出去。”白玛央珍认为。

明确准入门槛 防止过度商业化

在藏医药浴法申遗成功后,某些商家嗅到了商机。但对此,西藏藏医药大学(原西藏藏医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央嘎却表示十分担忧。

“藏医药浴是在藏医药‘五元学说’‘三因学说’等理论指导下的医疗实践,人和自然保持平衡,人要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等理念都包含其中,过度商业化会对藏医药的名声造成破坏,天然药浴过度开发会对环境造成伤害,而人工药浴过度商业化则会对本来就有限的藏药材资源造成破坏。”他建议,“相关主管部门明确准入门槛,按照传统医药的标准给予监督和管理,并严格执行。”

“首先要让大众了解,藏医药浴法不是泡个热水澡这么简单,这是一种通过皮肤给药的严肃医疗行为,它承载着很多藏族文化及藏医药学的内容,在治疗风湿性、神经性疾病等方面具有较好的疗效。”央嘎认为。

但央嘎强调,“并不是所有疾病都适用药浴,针对不同的疾病要有不同的配方和疗程,都需要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进行。”

“藏药浴的运用一定要遵从《四部医典》等藏医药理论,突出藏医药的理论特色、文化特色,如藏族的沐浴节、浴佛、药浴过程中诵经等心理活动等文化内涵,并突出其在优势特色病种中的应用,否则极易被滥用。”北京中医药大学民族医药研究所所长任小巧教授表示。

“因为藏医药浴有着很强的文化属性和康养优势,未来在文创产品开发、藏医药旅游、健康养老等方面发展空间较大,有利于国家原创优势的发挥,但应该警惕粗放式发展,出台可操作性强的监管措施。”曹克刚认为。

任小巧认为,“在标准化工作做好之后,藏医院可以在院内制剂、药浴诊疗设备等方面加大研发力度,从国家层面争取中医诊疗设备重大专项的政策支持等等,使藏医药浴产品化,进一步带动其产业化的良性发展。”

引入社会资本 加强药材种植与保护

据有关部门考证,青藏高原有各类藏药植物2584种、动物类药175种、矿物类药200多种。其中,仅生长在海拔3500米以上高寒的珍贵药材就达300多种。虽然藏药材种类多、药力强,但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西藏濒危藏药材就已有70多个品种。

“目前包括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等在内的藏药原材料绝大部分依赖野生采集,但藏药制剂需求量很大,像茅膏草、毛瓣绿绒蒿、白花龙胆、乌奴龙胆、尼泊尔黄堇、麝香等数十种藏药材面临濒危,已经无法保证藏药的正常生产和临床用药需求,必须要加对藏药材人工种植技术的科学研究和成果推广力度。”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制剂中心主任拉巴次仁日前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藏药材无序利用的现象很严重,藏药浴所用的药材大部分是植物的叶子部分,我们通常采用保护性采集,只采取药用的叶子,但现在很多人,尤其是药厂企业和药材收购企业对地上所有部分乱砍乱采,破坏性毁灭性严重,建议相关部门加大对藏药材资源的保护和种植。”青海藏医院藏药浴科主任杨本扎西表示。

“藏药材种植既有利于藏医药的可持续发展,又具有很大的经济效益,有助于国家精准扶贫战略的实施,相关部门应在‘藏医药浴法’成功申遗之际,积极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加强对藏药材的保护和种植,实现可持续的利用和发展。”曹克刚表示。

相关信息: